寓意深刻小說 風起龍城-第五二四章 微妙的關係

風起龍城
小說推薦風起龍城风起龙城
胡同内。
对待外人堪称牲口的王雄,此刻双眼含泪地吼着:“哥,咱俩一块出来的,一块干这行的,要走踏马的一块走,要死也死一块!”
王震缓缓起身,声音颤抖地说道:“我答应爹妈照顾好你,有哥在……我就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更不可能看着你蹲监狱不管。你听我说,事情搞这么大,没人背锅是不可能的,而且你也知道……。”
“我们就一块跑,管踏马什么保龙,辉宏,军方干什么?!”王雄瞪着眼珠子吼道:“我们有钱,有人……!”
“你听我说!”
“我不听,咱们必须一块走!”
“小弟!冷静一下,听我说!”王震抓着弟弟的肩膀,声音沙哑地说道:“你说对了,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有钱了,有的选了。离开之后,找个安稳的地方,当个富家翁挺好的。别……别让老王家的血脉断了,懂了吗?”
王雄看着大哥崩溃。
“走,送他走!”王震转过身,直接走向了枪声最激烈的地方。
“大哥!”王雄挣扎着吼道:“你踏马不出来,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王雄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只快步走向了枪声最激烈的地方。
后侧,三名士兵强拽着王雄,奔着另外一个方向赶去。
一分钟后。
王震躲在一处掩体后面,拿着对讲机吼道:“所有人向我靠拢,咱们往山上打!”
命令下达,躲在各处掩体后面的私人武装士兵,立马开枪横扫,护着王震向外围猛突。
不远处的狙击点位上,姚豆豆端着狙,声音清晰地呼叫道:“老友,王震想送人出去,你注意一下,你那边的情况。”
“收到!”
“其余人,控制弹药,让开缺口,给王震上山。”姚豆豆继续吩咐道:“消耗他们的弹药,继续黏。”
“是!”
镇内的街道上,二十几名兄弟护着王震,一路血战,最终减员六人,才冲上了山顶。
另外一侧。
两台皮卡车冲出富勒镇,分散着冲两处相反的方向逃窜。
高点处,姚豆豆的兄弟老友,连开三枪,将向左侧逃窜的皮卡车轮胎打碎,随即立马跑步调整位置,来到了右侧。
大平原上,最后一辆皮卡车,依旧在路面上画着蛇形,速度极快的向远方撤离。
车内,副驾驶上那名搞过运输的士兵,不停地吼道:“扔烟弹,他们狙击在盯这边。”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
“噗!”
车内后座上一名青年的脑袋瞬间被打爆,而坐在他旁边目光呆滞的王雄,还没等反应过来,左侧脖子下方,也被一枪穿透。
“二哥!!”副驾驶的青年吼了一嗓子:“扔烟弹啊!”
车内,王雄双眼恢复过神采,左手捂着创口,但却根本压不住宛若高压水枪一般的鲜血。
“堵住,医药箱!”
“……!”王雄身体摇晃地倒在车厢后座,大脑一片眩晕。他老伤未愈又添新伤,再加上刚才与大哥的分别,让他情绪极为低落,所以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求生的欲望,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再动弹。
……
十五分钟后。
山内。
苏天御,余明远,大白等十几个人,拎着枪慢慢摸到了姚豆豆等人的身后。
“现在什么情况?”苏天御低声问了一句。
姚豆豆回头看向他:“他们还有不到二十人,弹药基本快打光了,我的人从三角围住了他们,现在只需要硬冲一次,就能把活干完。”
“辛苦了!”苏天御拍了拍姚豆豆的肩膀。
“怎么样,开干啊?!”姚豆豆的指挥风格既凶猛又很沉稳,他十个人牵制住了王震那边三十人,而自己的兄弟却一个受伤的都没有。
“干了!”苏天御点头。
话音落,众人开始准备。
“滴滴!”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彻,苏天御低头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按了接听键:“喂?”
……
七号岛,某昏暗的地下室内。
大哥苏天南跪在地上,被四人摁着肩膀,屋内光线非常昏暗,他低着头,满身是血。
一名中年持枪站在苏天南旁边,拿着手机冲苏天御说道:“苏先生,说好的置换人质,你怎么还把带红的武装拉到这边来了?是你不想活了,还是黎明笙不想活了?!”
“少踏马废话,你要干什么?”苏天御回了一句。
“谈个条件。”
西关钛金 小说
案山子村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苏天御问。
话音落,中年缓缓蹲下身,将手机摄像头照向了苏天南的脸颊:“我有他,有资格吗?”
山内,苏天御看着大哥的脸颊,心里咯噔一下,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就三个条件!释放卡尔,让王震回来,顺便把终端给我送回来,我就不会在为难你大哥。”中年低声说道:“怎么样,这个交易公平吗?”
说完,中年将枪口顶在了苏天南的脑袋上。
……
与此同时。
海面上,侯国玉看了一眼地图上的公海线,立马冲着常松说了一句:“我们就不过去了,咱们就在这儿分开,我带着我的人,直接从侧面登陆。”
常松瞧着他,笑着说道:“一块去船上吧,咱们合伙干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得喝点。”
“不行,我上司叫我回去呢,算了,有机会的吧!”侯国玉也笑着回道。
二人对视,常松缓缓搂住了侯国玉的脖子,斜眼问道:“怎么的,兄弟,不给我这个面子啊?”
侯国玉右手的手枪直接顶在了常松的腰间:“……你能给我个面子吗?”
二人对视。
快艇上,两帮人马全部起身,各自拎起了枪械。
船尾处,费光头见情况如此微妙,立马起身迎着海风吼道:“两位兄弟!你们给我个面子可好,别几把乱搞了,船快翻了!”
“你不能走,”常松冲着侯国玉说道:“终端归属问题,还没搞清楚呢。”
“终端不在我这儿,早都送走了。”侯国玉回。
日式面包王
“那你们得留下做客。”
“……!”侯国玉眨了眨眼睛:“我要是硬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