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 愛下-【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看書

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
小說推薦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开局获得俩系统的我压力山大
而郭父主动迪化冯爹的同时,石妈也在看着冯爹赏心悦目,同时心中发着花痴YY冯爹。
石妈倒是没有心思要和冯爹发生点什么风花雪月的故事的打算,毕竟身份、地位、家庭、亲人都在那里摆着呢,代价太大了。
但这并不影响她观赏一下“美丽的事物”吧?观赏又不犯法,同时YY也不犯法。
郭父有心试探一下石母,想看看能不能帮女儿清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就算是石梦兰对冯阳再痴心,如果她家里不支持,那至少能废掉她一半的力量。
而从冯爹的一些态度看来,他应该是尊重冯阳自己的选择的,显然并没有替冯阳做选择的打算。
想到这里郭父向石母道:“郑局长!您不觉得,您女儿和我女儿现在与冯阳这关系,十分尴尬吗?”
翡翠手 大內
石母看了郭父一眼,作无奈的态度道:“我也不是没劝过我家梦兰;奈何她对冯阳情根深种,一副非君不嫁的样子。我也没办法啊!
倒是郭先生,难道没觉得尴尬吗?”
郭父也做出无奈状道:“我家郭潇更让我头疼一些。我劝过她的,她给我的回答是;她宁愿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也要和冯阳睡到一张床上去。
而且她还说,她不介意冯阳还有别的女人;只要让她一直呆在他身边就好。
其实这件事吧,也算是我家风不好了;至少我这个当父亲的,在这方面就没起什么好的表率作用。”
郭父和石母,在这里直接暗中交锋了一次。
郭父的暗语:“你难道不打算帮你女儿结束这段不健康的关系吗?”
石母的暗语:“没这个打算。我女儿喜欢他,我阻止不了。”
郭父的暗语:“我女儿也不会放弃的。不过我是做生意的,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不介意女儿和别的女人共侍一个男人。
但你的身份不一样,你就不怕你女儿和事影响你和你老公吗?”
石母向郭父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过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这个作母亲的,会帮她做到能做的事的;而且我想她父亲,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郭父听罢,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戾之色,但随即却是很谦卑地道:“其实我觉得吧,这事的关键不在您女儿和我女儿的身上,关键还在冯阳身上。您说对吧?
感情这事,有时很容易解决。但有时又顽固的是任何外力都解决不了。”
神精榜
这又一波的暗中交锋,其实是郭父输了一阵;倒不是说郭父在智商上差到了哪里;而是因为石母是官,石父同样也是官。
在龙国这样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中,石母亲这样的身份天然就对郭父这样的身份有“血脉压制”作用;这一点,哪怕是郭父的能力更强也没用。
敢炸刺,分分钟让你尝到“铁拳”的滋味。
而且石母是女人,直接就表示了为了女儿的幸福,我是愿意疯狂一把的。
石母疯狂起来,固然可能会遭遇贬谪;但郭父可能付出的代价就要大的多了。
而郭父也很聪明地赶紧服了软,话中意思全是在表示:“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和您商量下看有没有可以妥协的办法。
而且这件事,主动权还是在冯阳的态度上。”
他这算是巧妙的把矛盾引向冯爹那里去了。
鳞粉药
不过石母还真有点吃这一套,她直接看向了冯爹,向他道:“冯先生!您对这件事是怎么个态度呢?我在这里可以向您承诺,之前我说的订婚的提议,现在依然可以作数。
而且这次不是权宜之计,我是真希望看到两个孩子能走到一起;毕竟家乡都在这里,相互知根知底。
您只要同意的话,我和我家老公可以保证,给冯阳一个光明远大的前程。”
郭父听完石母的话,微微笑了一下,却并没有再说话。
他心中暗道:“一个超级杀手,是你那么容易搞定的吗?”
果然,冯爹道:“郑局长!这事吧,不是给我订婚的;这要是给我啊!那我第一时间就同意了。
哪怕是让我上门当赘婿,生了孩子跟你们家的姓也不是不行啊!
不过问题是这不是给我订婚,是想给我儿子订婚啊!
在这件事上,我承认我无能;我做不了我儿子的主啊!
我也不瞒你们,其实我这个儿子,比我活的通透,比我心计更多啊!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早就已经心中有定数了。
开局九个神级姐姐 小说
我就算再怎么劝解,恐怕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这么多。我儿子冯阳,还是一个比较有责任感的人的;如果他也喜欢你们两家的女儿,肯定会把她们也规划到自己未来的生活中的,是不会亏待她们的。”
郭父这时突然插了一句:“那如果他不喜欢我女儿和郑局长的女儿呢?”
冯爹:“以我对他的理解,如果他一个都不喜欢;那恐怕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就离他逃遁的时间不远了。”
郭父:“难道冯先生就容许冯阳这么玩弄我女儿和郑局长女儿的感情?”
冯爹很温和的笑道:“郭先生!你真的会觉得我儿子这是玩弄感情吗?
如果这真的算是在玩弄感情,我觉得或许有不少女孩子愿意被我儿子玩弄感情的。
我相信,等到高考成绩出来以后;或许你会感谢我儿子的玩弄的。”
这一次,郭父在和冯爹的交锋中,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一来是冯爹也有“顶级杀手”这个身份对郭父的“血脉压制”。
不用多,郭父只要想起那一次冯阳勇闯他的家里去救郭潇的时候,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把他都吓尿了的情景,就足够退缩了。
石母这时也开口问道:“冯先生!您原来就没有听到过冯阳表态过对我家女儿和郭先生家女儿的态度吗?”
随缘青旅
冯爹想了想,决定还是摆烂一次吧;反正有他们两家的女儿在手作“人质”,他们也真无法拿自己儿子怎么样。
冯爹道:“我还真的问过一次,他是这么说的;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都是‘我全要’。”